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心中的鹿

*失眠产物
*失踪人口回归?久等了
*其实这篇没有直接的恋爱感情,准确来说,根本就没有恋爱感情
*ooc严重

再见到那个怪异的男人,已经是十年以后了。我仍然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作家,没多大变化。他却不一样,不再像当年那样,待人接物都游刃有余,眉眼中都透着风流。现在看上去,是沉稳了不少,依然嘴边常挂着笑,却好像缺了什么东西。

我上前去向他问好,也没奢求他能够记得我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他却一副老相识的样子望着我,半晌,眨眨眼睛说,是你啊,好久不见,我记得你。

这个叫太宰治的男人。

我邀他去坐坐,喝喝咖啡,聊聊天。我可是很想知道他的近况,他的故事从来都很有趣。他摆摆手,垂眸,又抬起头笑得温润,好啊。

一落座,我便偷偷拿出录音笔,拇指搭在开关上,请求他让我把他的故事记录下来,他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以一个奇怪的句子开了头。

世人不是常说么,心中有头鹿。

他看着我疑惑的歪了歪头,又补充了一句话。

就是说,当你看见喜欢的人,不是会感到心中小鹿乱撞吗。就是那个小鹿啦。

我点点头,他便接着往下说。

世人常说,心中有头鹿。

当你遇见喜欢的人,它就会跳出来,撞着你的胸口,告诉你,喂,那是你喜欢的人,不要错过啦。

可是,我心里的那头鹿,好像不知不觉的,就死去了。

很久没有撞过了。

大概是十多岁的时候,具体我也记不太清了。我碰到了一个人。你不要以为故事的发展会是,我对他一见钟情了。我的故事从来没有那么老套,你知道的。

那个少年,非常的令人讨厌。从第一面起,他就令我感到非常不舒服。他对我的心情也是一样的吧,总是在挑衅我,从来没给我好脸色看过。

我们总是在打架,或者吵架,然后演变为打架。我们两家的大人似乎是关系不错,可这也并不能成为我们两家会见时,我们俩能安安分分和平相处的理由。但这似乎是一个能时常见面的好理由,即使我们都不希望这样。

都说最大的敌人是最了解你的人。有一天我看着他的脸,忽然就觉得,这家伙恋爱了。我于是很直白的问了,喂,中也,你恋爱了?他这人,完全不懂得掩饰什么,涨红了脸,一拳就冲我脸上来,骂道,关你什么事啊。我说,没关我什么事,但是你最近的拳头软绵绵的哦,像小女生一样——完全没有挑战性嘛。他跳起来,往我身上踢了一脚,大喊着,该死,来打架吧!

你说他是不是很幼稚啊。

我也很幼稚,那时候。

其实我察觉他恋爱了的时候,心里有一点失落吧。也许并不是因为我也喜欢他,只是纯粹的,因为没能把他这样的好对手牢牢绑在身边而失落。

但是那时候,我就是误以为我喜欢他。

错误的武断决定,就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后来我再看他,就掺杂了一些不单纯的感情。不能再单纯的相处,这让我很痛苦。但是,他对我太过于单纯,这更让我痛苦。我试图把一些感情放在明面上,让他看到那些东西,让他能够给我哪怕一丝也好的回应。

他太迟钝了,这个家伙,太迟钝了。

日复一日的单方面喜欢,让我觉得有点累了。我本来就不是很痴情的人。

于是我想起了那头鹿。

我决定去试一试,如果真的是不喜欢,那我就这么果断的放弃了吧。我是这么想的。

我把他约了出来。那时候正好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满眼的淡粉色花瓣,好看极了。

我盯着他的眼睛,想从那冰蓝色的窗口抓住些什么,却无功而返。那里简直干净的一尘不染,什么都没有。我叹了口气,说,没事中也,我就是想逗你玩玩,没想到你还真来了。他果然一副看傻子的样子看着我,你跳河把脑子掉水里了?我无心和他拌嘴,只敷衍的应着,是是是。一转身,脚下却一滑。他动作倒快,一把扶住了我。

那时候我们凑的极近,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可我想,我的心跳声大概更响吧。

呵……

我太天真了,连吊桥效应都不明白。就这么简单的上了当,对自己说,你看,你是喜欢他的。

我也真就对他这么说了。

他看起来很震惊,连退了几步,扭过头说,考虑考虑。声音发着抖,哈哈……还挺可爱的。

这一考虑嘛,就是好几年。

我等一个回复可真是等了很久。

当时回到家,心还是跳个不停,嘭嘭嘭嘭,吵死人了。我站在镜子前,看着满脸不知所措的我,皱了皱眉。一个人的家里太安静了,心跳声太吵。我盯着左胸口,恶狠狠地说,你闭嘴吧。

中也是很有信用的人,他果然给了我回复。他说,我们就这样,挺好的。我怕改变了什么,以后就都不一样了。

说得很有道理。

可是,大概自从我那句喜欢说出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吧。

他没变,是我变了。

我总疑心他有时候看我的眼神带着些复杂的感情;他与别人交谈甚欢,我甚至觉得嫉妒。这其实没什么的,我也明白。他什么都没变。

唉……

我看着他端起杯子,安安静静的,不喝,只端详着杯中的液体,又或者是液体中倒映出的他自己。

他放下杯子,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他说。

后来想明白了,放下了,一切都好了许多。也没有那么多的难过,那么多的不安。

我可能,不懂什么是喜欢了吧。这种感情,太奇妙了。也许上天觉得我不配拥有。

故事就到这里。

我急忙追问,等等……!那中原先生呢,他后来……

他起身,理了理衣领,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他的事,你去问他吧。剩下的故事,有缘再见的话,再谈。

他的身影,轻盈而又飘渺,就这样消失在拐角。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