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科塔尔综合症


*第一次接触书信体,如有错误请尽管提出。

*日常一刷想看评论

*系列前文见tag



亲爱的中也:

展信悦。

我思索甚久才终于下笔,在你的名字前添上“亲爱的”三个字,即使我想你我都觉得这样的称谓实在令人作呕。老实说,比起现在这五个字,光秃秃的“中也”更让我觉得难受。

我不是没来由的给你写信,许久未见我可也十分想念你,便是以此来寄托思念罢。比起这个,我的病似乎又重了些许。我每时每刻都感觉我又离死亡更近一些,今早起床,恍惚觉得我没了躯干,仅剩一双眼睛还尚可运作。我现在这副模样俨然是行尸走肉了,甚至不确认我是否真的还活在这里,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到底是在哪儿呢,中也,我到底在哪儿?

我想我大概已经完了,我甚至没了栖息之所,街道也没了,田野也没了,我是在哪里给你写信——这个世界真是空荡荡一片的么?中也,还请告诉我。

我是长什么样子来着的?

你是长什么样子来着的?中也,你真的存在着么。我无法下结论,我已经是废人一个了,无论什么都做不到,就连基本的饮食睡眠都不行了——我的器官没了呀。再者,也许吧,我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我连自己是否存在都不清楚,不,这大约是清楚的,我是不存在的。

即使是现在,我正冥思苦想如何下笔写下一句话,即使我觉得你就在我面前与我交谈甚欢,我也并不觉得我是活着的。

噢,真糟糕。我果然已经死去,我的大脑无法运转,连语句都不甚通顺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会说——这仅仅是我的猜想,但也许会是非常正确的——这岂不正合你意,你已经死了,死了。然后再恭喜我。也许吧,我确实非常想去死,但这样不明不白的状况我实在不喜欢,我所爱好的是痛快直白了当的死亡。我的身体正在腐烂了,我的血也已经流干了,这感觉绝不好受。

等你的回信,中也,请尽快。

                                      于九月十一日晚  太宰治



【科塔尔综合症:科塔尔综合症又称行尸综合症(Walking Corpse Syndrome),是大脑中负责认知面部的区域和与认知有关的感情区域断开所致。患者有一种自己正走向死亡的幻觉,并认为自身的躯体和器官不复存在,是一种精神疾患。患者感到自己已不复存在,或是一个没有五脏六腑的空虚躯壳,并认为其他的人,甚至整个世界包括房子、树木都不存在了,即使正和外人说话也不认为自己是活着的。患者从镜中无法认识自己的面容,即使他们知道镜中的那个人就是自己。这些人可能认为,他们已不存在,或他们的大脑还活着,但身体正在腐烂,或他们已经失去了血液和体内器官。】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