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不过而已

*好久不见,各位。我回来了





苍白的忙音尖锐到刺耳,冰冷的机械音仿佛在嘲弄他的疯狂一般。太宰治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漂浮在空气中的委屈吞进去,又把无言深深地叹出来。

干脆出去转转……这么想着,他小心翼翼的把手机放在桌上,用恋恋不舍的眼神最后看它一眼。屏幕猛地亮了起来,响起了他熟到不能再熟的特别铃声。

他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充满喜悦的按下了接听键。他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快要蹦出胸腔的心脏,嘴角带笑。嗯,中也。他如此开头,用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句式。

中原中也愣了半刻,应道,什么事情能让你打电话给我。

太宰治经过电话处理的声音轻快又清亮,像晨间凝聚在叶尖的露水,像从山林溪流吹来的一阵风。他说,有点事想说。

磨磨唧唧的,真不愧是你。中原中也哼了一声,随手拿起摆在床头柜上的烟,取了一根叼在嘴里。还是凌晨,夜幕还是深沉的黑,天际透着一丁点蓝,月光铺着路来到窗前,晚风敲着玻璃。如此美好的夜晚,却给太宰治这混蛋给搅混了。他心里骂着。

太宰治说,我喜欢你,中也。用像说早安一样平静的声音。

电话那头一时间陷入沉寂。中原中也嘴里的还没点着的烟掉到了身上,他并非不知道如何回答,答案自太宰治一句话出口便于他心中了然,只不过是惊讶过头罢了。

我……。他嗫嚅着,从喉咙挤出一个字。

太宰治说,别急着拒绝我,你好好想想。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真的决定好了吗,中原中也并不知道。他很久以前就不知道对太宰治抱有的是什么样的感情,太宰治走的那天他高兴的开了瓶红酒庆祝,转头就醉的满脸通红倒在床上。眼眶里盛着的,呵,没准是高兴的泪水呢。中原中也眼神飘忽着,这么讲自己都不信吧。

电话那头传来平静又淡然的声音。

哭着呢喃不要走的人是谁啊。

中原中也登时身子震了震,他没想到居然会被对方知道,明明掩饰的好好的,以为谁都不会知道的。秘密被点破了,再伪装也于事无补。你最开始说的,再说一遍。他说。

我喜欢你,中也。声音带着笑意,有满溢出的感情。

我……也是。中原中也阖上眼,应答道。

在这样一点也不浪漫的情况下,互相告白了。

和曾经最讨厌的人成为爱人了。

糟糕透了。

被太宰治压住的时候,中原中也还心不在焉的这么想着。却被唇上温软的触感唤回了魂,
眼神正对上对方的那一刻,仿佛看到了夜幕中遍布的耀眼的星辰。你要看着我。他说。牙齿碰撞着,舌头纠缠在一起,呼吸也缠绵,直到中原中也快喘不过气把他推开才停下。只准看着我。他认真的补上一句。

中原中也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怎么变得像小孩子一样,幼稚。

太宰治不回答,只是笑,眼睛水亮亮的发着光。中也,能抱一下吗?他这么问了。

可以……怎么?中原中也有些发懵,抬手揽着他肩膀轻轻拥抱了一下,很明显能感觉到他在颤抖。

中也……。垂着头的人声音发闷的叫着他名字,耳语似的呢喃,带着稍许的悲切。

中也,梦要醒了。他抬起头,捧着他的脸,赠予祝福一般碰了碰唇。

苍白的忙音尖锐到刺耳,冰冷的机械音仿佛在嘲弄他的疯狂一般。太宰治放下手机,坐回床上。

电话响了,他接了。他说,嗯,中也。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还没睡醒,低沉又含糊的声音。

我喜欢你,中也。他阖上眼睛。

对面半晌没回音,稍后重重的传来一句。

疯子。

电话挂了。

他怅然若失,手机掉落在地也浑然不觉。

你算什么,中原中也。你不过是我一场荒唐的梦里的整个青春。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