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风吹过的街道

*昨夜梦见我更了文,起床欣喜若狂了,又开始怀疑是不是做梦。然后开始质疑自己,我明明连文章内容都记了个大概。
打开wps一看,果然是做梦。
于是把梦里的文章写了下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和哪位太太撞梗……毕竟是梦里的,说不准就是哪一天看了谁的文而来的感想……如果真是的话实在抱歉!


猫有九条命,有些人凭着运气,也许还要多些。

太宰治属于运气特别好的,也许也算运气特别不好的。普天之下大多人都珍爱生命,就他一个怪胎,不仅把难得一次的生命当做草芥,还随意践踏,把自杀当玩乐了。

但怎么讲,运气再好也有个限度。死不掉的人总有一天也要死的,取决于时间早晚罢了。

中原中也收到那条信息,火急火燎的赶过去时已经太晚了。

那是大半夜,月亮端端挂在天空上方,慷慨地挥洒月光,昏暗的街道铺上一片银白。多安和的一副景象。中原中也头靠在沙发背上,双腿缩到胸口,双臂搂着并不厚的被子,就着这么一个不好受的姿势睡着。他手机胡乱扔在一旁,屏幕也亮闪闪的,在漆黑一片中很是显眼。

他本来还在等太宰治回家。

睡梦中,中原中也模模糊糊的看见有什么人向他招手,嘴一张一合也不知是在念什么。他好奇,费劲的一步一步往那边走。可那个人也离他越来越远,并且身躯如白雾一般开始消散了。他似乎在笑,可中原中也笑不出来,他愈发有种预感,催促他要赶上他。

随着那人身躯的消散,中原中也身周也围上这么一圈东西,雾一样,却逐渐凝固起来,使他前进不得了。

他气得叹了一声,并喃喃道,该死。远远望过去,瞬间只剩下头部的东西,用熟悉的愉快声音说。

再见,中也。

同一时刻,一旁的手机也发出叮咚一声。是一条信息。

中原中也猛地睁开眼睛,额头上还冒着一些虚汗。他从未想过,如果真的再次失去他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这个白痴……他抬手顺着光摸过去。真是任性,完全不会考虑别人啊。他这样抱怨着。

他满心期待的点开信息,却如梦魇所说一般看到了他再不想看到一次的话。

再见,中也。

末了还附了一个笑脸。

中原中也几乎一刹那就冲出门去。早春还冰冷的,夜里街上呼啸的风,包裹住他,环抱住他。他鼻尖发红,指尖也冻的发白,却毫不停歇的奔跑。

他拐出两个十字路口,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目的地。他慢慢的停下,高强度使用身体的巨大负荷海啸一般袭来,撕裂喉管撕裂胸腔一样的炙热灼痛,却也不敌来自他心头的恐慌和失落。

真疼啊。他想。眼泪,都快……呼……他暗自说着,借口还没过完一遍,就自顾自的蹲下,把头埋在臂弯里,久违的撕心裂肺的哭了。

早春的凌晨,风真冷。

中原中也抹了把眼泪,他对着路边商行的玻璃照了一照,嘲弄了一番自己狼狈的样子。眼眶发红,被胡乱从额上垂下的亮橘色发丝衬得更鲜艳。还真是,总被他捉弄啊。他抬头,微微眯着眼仰视着即将破晓的天。

他顺着来时的路一点点走回去,街道开始涌上人潮,他也很快被淹没在其中。

他经过书刊亭,鬼使神差的要了一份早报。头条版俨然是他很熟悉的两个字,悲惨景象上也是他很熟悉的那个人。他扯了扯嘴角,轻轻的嗤笑出来。

老板从一堆堆的书报中抬起头来,迎着越发灿烂的阳光,笑容爽朗的招呼他,客人看到令人愉快的新闻啦?

中原中也站在越发深刻的阴影中,声音含着悲怆的笑,是呀,很让人高兴的呢。

也许是觉着不对劲,老板低头瞟了一瞟,面容有些难以言喻。怎么……是您认识的人吗?真是失言……

中原中也从口袋里掏出钱,放在他面前。白皙修长的手抚了抚散发,像蜻蜓点水起涟漪,这样轻的动作却好像耗费了他一生的气力。

不是的,不认识。他微笑着。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