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月光

*不知所谓的元旦贺文
*预祝大家新的一年快乐

中原中也猝不及防地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

这种感觉好像很熟悉,但是很久不曾有过了——是一种被极度厌恶的人窥视的感觉。

他那会儿在小酒馆里。昏黄的灯光,木色的柜台,留声机里的慵懒女声,在他瞟见手机屏幕的那一刹全部粉碎,不剩一丝一屑。

太宰治。

该死,这混蛋又想打乱我的人生么?他光想着就咬牙切齿了,手上的狠劲几乎让人觉得要捏碎手机,而不是轻巧的划向接听键。

他在快要自动拒接的时候按下接听,不情不愿的把手机听筒凑到耳边。太宰治悠闲愉快的声音马上传进他耳里,又不知为何听上去有些颤抖,奄奄一息。

哟……中也,我就知道你会接的。

白痴,别一副肯定的样子啊。他轻啧一声,心中暗骂。所以,是天塌了吗,能让你打电话给我。他这么说着。

那边安静了片刻。也称不上多安静,只是太宰治自刚才以来一直低低的笑声不知何时变成现在这样忍受剧痛的沉重的呼吸声。

中原中也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因为一直的用力而收紧,勾勒出骨节分明的手的形状。你倒是说话啊?!他不是傻子,这会儿怎么也该明白,太宰治是虚弱到不行了。

那边仍旧只有单调的杂乱呼吸声,就连这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而后,传来倒地的闷响。

太宰治的声音才传来,我没事。平淡的语气,似乎彰显其主人的安然无恙。但中原中也不信,他信就有鬼了。

少给我逞强。骗骗别人也就算了,你真以为你还能瞒得过我?

那边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似乎是太宰治撑着身子爬起来,也许靠在了墙上吧。

我可记得以前骗过中也很多次,多少呢,数都数不清吧。也就是现在,中也才能在我面前逞威风。

我啊,实在是太想你了。

等等,你先……咳咳,不要说话,让我说完。

中原中也听他这么说,心头一颤,便安静地合上嘴不说话了。

太宰治不知想到了什么,又低低地笑起来,笑声像春风吹过桃花枝,勾人心魄。

好久以前,我被一群混混堵了,背后是坚硬冰凉的墙,前头是他们奸笑的脸。

那时候我还太弱小了,也许拼了命还是能杀出路来。可是中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挡在我身前了。

我仍然记得你的背影。

中原中也有些愣神,他善战,又有一副不太适合黑手党的热心肠,小时候更加明显,而往后则在不断的打磨中隐匿起来了。这对他不过是小事一桩,居然被太宰治记了这么久,这么久。

所以……他开口,声音带着闭口不言而带来的磁性的沙哑。

所以现在,轮到我保护你了……

……哈?中原中也只顿了几秒,就甩下手机,死死咬着下唇,破门而出,连老板在背后的呼喊声也弃之不顾。傻子,你最好是没有事。他暗自期盼着。

事实证明,那么多次都死不了的人,这次当然也没那么脆弱——不过也狼狈的多。因为伤口传来的剧痛而缩在角落,有着温柔棕褐色的卷发也沾染了暗红的血液黏结、凌乱着。他背对着中原中也,躺在阴影里。

中原中也猫一样不声不响的过去,蹲在他身边。喂,没死吧?其实他心里一直有答案,虽然是一厢情愿,但此时情形已经很明晰了。他也只是想听他亲口说一句话。

啊,我可不像中也那么脆弱。太宰治闭着眼睛,费劲的转动身子,对着中原中也的脸,随后睁开眼睛,又无辜的眨了眨。

迎接他的是雪白一地的月光和近在咫尺的湖蓝色眼睛,以及一并送来的,唇上的温热触感。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