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无差]病

*好久不见
*在我印象里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大概是第一次写这种自我感觉比较温馨的文字
*无差,无差,无差



中原中也心想,太宰治就是作孽。

前些时日,每时每刻都念叨着,哎呀,大好的天气,有风,有雨,有暖被窝,有窗外细碎的谈笑声,有飘扬吹鼓起的窗帘,有刚好的时间,就差一场病,赴往这场聚会。

他单手托着下巴,斜斜靠在窗台上,就着暖色的灯光,一头橘发惹眼又安心。他听他瞎念叨,时不时插句嘴骂他有毛病。太宰治停也不停,只是目光流转,落在他身上,哎,好想生病。语气哀哀,目光却直得像是在说,中也陪我一起生病吧。

中原中也打了个哆嗦,心想,白痴,谁会想生病啊。


接连着几天的暴雨,硕大的雨珠摔倒在窗外的叶片上,啪的,却是发狠的想要将它打落的劲。中原中也望着窗外阴暗似三两点凌晨的天空,将身子裹在松软温暖的棉被里,心生慵懒,偷闲猫儿似的缩了缩,翻个身,又沉沉睡去。

醒来时,已经深夜了。

这时候,太宰治还没回家。中原中也是不着急的,那家伙爱去哪去哪,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着急自己空荡荡的肚子。

等他不紧不慢的加热了自己的一餐,太宰治就刚巧的推开了门,然后扑通倒在了地上。

他浑身湿漉漉的,卡其色的风衣吸满了水,重重的压在他身上 白色衬衫湿的能透出肉色,大敞的领口望进去,皮肤上也缀着水珠子。一头棕色卷发一缕一缕地黏在一起,发梢的水滴张扬地跃下。他的身体冰凉凉的,中原中也捏着他的手,感觉不到温度。

中原中也去浴室,给他打好热水,帮他脱了衣服,再把他丢进去,之后就任他自生自灭。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太宰治才摇摇晃晃的从浴室出来,半闭着眼睛,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

中也……我好像生病了。

终于……

他说着,咧着嘴角,然后倒了下去。

中原中也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本书,脸埋在书后,眼睛却悄悄的瞟着太宰治,见他一倒下去,就丢下书,拽着昏昏睡去的太宰治进了他的卧室。


太宰治悠悠转醒,天上厚重的一层乌云裂开了一条细缝,救世一般的阳光倾泻而出,温柔的拥抱住人们。

中原中也原本靠着椅子睡,头一点一点又趴在了床沿上,太宰治有些紊乱的呼吸闹得他心烦,就干脆抢了他的被子蒙住头。太宰治慢慢坐起来,小小的动作牵动了被子,惊醒了中原中也,他啪得抬起头,又因为被子盖在头上——虽然他极快的扯了下来——显得有些滑稽。

太宰治挪了挪身子,使两颗头颅的位置更靠近。他把下巴抵在中原中也的头顶,声音闷闷的,伴随着初醒的迷糊,生病不好受……中也……

中原中也抬手拍了拍他脸,你自作自受。

太宰治闭了闭眼,即刻又弯着唇角笑起来,那和我一起病吧,好不容易才……

中原中也起身给他倒了杯水,恶意地把有些发烫的杯身硬塞在他手里,得意洋洋的看他越发皱起来的眉,你想得倒美,不管怎么样,绝对不想再被你传染。

太宰治郁郁寡欢地低下头,却又见中原中也将手伸过来拍拍他肩膀。

抬头,鸢色的眼睛对上一片蔚蓝。

忘了和你说早安,太宰。病要快点好。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