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太宰治单人视角]我找不到我


*依旧是第一人称,这次没写到中也



我在一次突发奇想的自杀后成功死去。

照理来说我是不是该感到高兴,我是不是该欣喜若狂。

不……正常的话应该是安然死去,我也不清楚人死后应该是怎么样,大概是意识体去到天堂或者下地狱,我的话应该是后者。

不管怎么说也不应该是像现在这样,茫然的坐在一片废墟前,随风而起风停即落的蒲公英似的落在这个我完全没有印象的地方。

好的,那么……我自言自语着站起身,拍拍风衣上附着着的尘土。这是我才发现,我的风衣原本那么干净的,现在却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是窟窿。我厌恶地皱了皱眉,又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我是死了,也不能再去哪儿为自己购置条新衣裳。

再次环顾四周,我又确认了一遍我对这鬼地方完全没印象。好吧,那么也只能瞎转悠了,看看能不能有个好运气碰巧转出去。我装模作样的用力拍了两下掌,大喊一声神明啊保佑我——我是不信神的,生前我自始至终都觉得无论如何只有自己能保护自己——就迈出步子去,在一成不变的荒凉景色中找寻一个闪烁着不同样光彩的出口。

我一边走,一边抽空看看我身上的的情况。绷带和风衣一样,都破破烂烂的,似乎还要更糟糕一点,我能认出来那是绷带已属实不容易,毕竟那只是几根灰白色的布条了,松松垮垮地挂在我手臂上。我手臂上的皮肤因为生前常绑着绷带,几乎不见光,现在看看已经比别处的皮肤白出一大截,而绷带掩盖住的密密麻麻的深色伤疤算是帮了大忙,让色差看起来怎么也不会太明显。

把手插回风衣口袋,我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这么一大片地方啊,我刚刚醒来的地方似乎是一座小镇,那房屋瓦片之类的东西还是有些辨识性。那这是哪儿呢?我不是自杀的吗,怎么会到这个陌生的小镇来。

真是寂寞。

我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而念着句话的声音我万分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

这声音像是一个契机,我开始思考我记得的所有人。但是我想了很久,谁也不记得了。记得脸的,不记得脸的,一个名字都叫不出来。

什么嘛,是上天的惩罚吗?还是一个鬼魂与生俱来的本质,遗忘一切?

我的声音随着呼啸的风而散开,空荡荡的,就像现在的我一样。我似乎是第一次感到寂寞,为什么以前从没这么想过,难道我身边总有人陪伴吗,难道我总有依靠吗?

呼……真是寂寞。

这次是我的声音在说了。

大概是走了很久,太阳从我头顶滑落到天边,我才从这片荒凉地方绕出去,走到一条小路上。

其实说走出去也还是有点不妥当,这条路远的我看不见尽头,也不知道是通向哪里去。我踏上来第一步,眼睛一酸,险些滴下泪来,有什么用啊,就算走出去了,也没人可找,也没人在等。我何必啊?现在我确信,我现在醒过来,必定是天罚。我生前太坏,太坏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