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失眠者与盗梦的妖精

*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写下去的坑,尝试了比较轻松的文风,如果看不习惯请务必提出来……!
*我最近状态蛮糟糕的……扩了列的小可爱应该也知道……所以才隔这么久没有更文,这篇也是写到一般的时候就出了点事……我以为写不完了来着
*总之,祝阅读愉快吧……

中原中也最近没能睡好觉,确切地说,他失眠了。

又是一个不眠夜,他烦躁的快要疯了,抓起手旁的枕头往地上摔。枕头落地发出闷闷的声响,而他深深叹了口气,跳下床把枕头捡起来,又扔回床上。

该死……为什么会失眠啊……!

窗外流进来的月光安安静静,风带着远方的诗歌吹动他的窗帘。

咦……真不走运啊,碰到一个失眠了的小矮子。糟糕,今天达不到目标了……

中原中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愣了愣,即刻又听清他话中所指,面露凶气地抓起枕边的小刀转过身去。嘶……他却颤了颤,不自觉的倒退几步。

他面前大约五厘米处,是一张惨白的脸,黑洞洞的眼窝骇人得很。

那张鬼脸的主人背对着月光,抬手覆在脸上,忽得把那实则为面具的面皮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清秀的脸。他咧着嘴笑,眼睛笑得眯了起来。他是越笑越厉害,最后干脆蹲下身笑出声。中原中也低头俯视他,看他身子都笑得微颤。真搞不明白他到底在笑什么……是说,他是谁啊?!

在中原中也已经撑不住他假装彬彬有礼的气质,准备捏着这不请之客的脖子从窗外扔下去的时候,他晃晃悠悠站起身来,揉了揉因为笑过头而酸涩的脸,声音还带着点余留的笑意。小矮子居然会被这么简单的把戏吓到啊,噗哈哈,你还真是胆小啊!

中原中也从俯视渐渐因为他站直了身子变成仰视,心情本来就不爽,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小矮子”,更让他沉不住气。闭嘴,你又是谁啊!?

那人故作无辜地眨了眨眼,清秀的脸配上这样的动作显然是很可爱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只令中原中也厌恶到快要作呕。他说,哎——又让我闭嘴又想我回答你的问题,你真是低智商的家伙啊。中原中也呸了声,用高音量来掩饰尴尬,所以说到底是谁,来我家做什么,我不记得我认识你。

他嗤嗤地笑起来,你当然不会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你啊。

末了,又悄声补上一句,因为你是很美味的家伙。

中原中也注视着他的眼睛,他背对着月光,脸模模糊糊的看不实。美味?你……在说什么,讲明白点又不会死。

他答非所问,我的名字是太宰治。是妖精——偷梦的妖精。

中原中也打心里不信,别开玩笑了,妖精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于世上啊。但听太宰治接着说道,我原本是想偷些美梦卖给那些绝望的人,偷些噩梦推给那些作恶的人,原本是定好了计划,可太不巧了偏偏找到你这个失眠的人。

那又怎样,失眠能怪我吗?!中原中也挑了挑眉。

太宰治定定地看着他,忽然打了个响指,中原中也半眯着眼睛想不明白这妖精为什么老是要做这种吓他一跳的事。妖精手里提了一个小布袋,白底黑边绣着暗纹,他炫耀似的在中原中也眼前晃了晃,又飞快的抱回怀里。这是装梦的口袋。他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我有办法让你相信我。

中原中也嘲讽似的斜了斜嘴角,哦?什么方法,说来听听。

他话音刚落,太宰治一步上前指尖触上他眉心。他另一边手里的小布袋开了个小口,闪烁着莹莹的光。

他的声音忽然很低,很轻,像乘着风,从森林的叶间飘过来的小夜曲。

中也,你也想做个好梦吧。他闭着眼睛,像哼着歌那样念着。

那我送你一个好梦,晚安。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