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病


夏天已经过得差不多了,风从河川森林吹来,带上的是属于秋天的气息。

横滨开始迎来雨季。

大雨不厌其烦地在这片土地上逗留,人们的鼻腔里充斥着湿润泥土的气息。天气转凉,清凉的短袖不再适用于这种时候。

中原中也站在窗前,隔着布满雨珠的冰凉玻璃朦朦胧胧地望着天空,这样的天气,不热不冷,最适合舒舒服服睡个长觉。他轻叹了口气,拢了拢散乱的头发,还是不要多想了,工作繁忙,需要处理的文件一叠叠堆在桌上,哪里来的时间好好睡觉,能睡就该感恩戴德了。

真想生生病啊……

他脑子里忽地蹦出这么个念头,令他哑然失笑。都说换季期间最容易生病,但他由于身体精壮,已经许久没有体会过生病的感觉了。这样的念头,也就是因为太贪恋清逸吧。

处理完工作回到家中已然是深夜了,天空上厚重的乌云不曾散开,被风吹动,翻滚着就像灰蓝色海面上的浪涛。中原中也疲惫地甩下风衣,又轻轻摘下帽子捡起风衣,一同挂在衣帽架上。手机提示音在寂静的夜里突兀的响起,他晕乎乎地找不着手机,翻来找去最后在风衣口袋里找到了那一点亮光。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谁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在深夜打电话给别人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余光瞟见以后,就更不想知道了。

那臭青鲭。

他啧了一声,还是略带不满的接了电话,毕竟做人还是要有点基本礼仪,看到消息不回话的人他最讨厌,同时,他也不想成为他所讨厌的那类人。

电话里传来的太宰治的声音有些微弱,令中原中也疑惑,那家伙从来都要么灿烂得令人讨厌,要么冰冷得让人厌恶,这种情况还真是头一次。但他愉快的语气很快就打消了中原中也担心的想法,他说,中也,明天来商店街吧!中原中也挑了挑眉,商店街?你要做什么,如果是陪你买东西勾搭那些姑娘,就算了吧……不说这个,你怎么知道我明天休假。太宰治应道,中也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
中原中也呸了一声,白痴,你不知道的海了去了。太宰治闷闷的笑了两声,说,那就约好见面了,下午两点半。中原中也眼皮直打架,手机都快要从手里滑下去,他实在是太困了。好吧。他实在没力气反驳他的自作主张,答道,那就明天见吧,你最好不要迟到。太宰治声音轻轻的,像飘在风和星海间的摇篮曲,嗯,中也……做个好梦啊。

中原中也久违地做了个好梦,也许是托了太宰治那句祝福的福。他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时已经是大中午了。他摸到手机,睡眼朦胧地瞟了眼时间。

十三点四十八分。

他记起昨晚答应太宰治的事,估了估时间,决定不吃早餐——虽说应该是午餐了。

他匆匆忙忙赶过去,太宰治的高个子在人群中很醒目,他正低着头不知道做什么,不久后他的手机就振动了一下,是太宰治发来的一条信息。

小矮子,你要迟到了。

中原中也挑了挑嘴角,太宰治就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了。他给他回了一条消息,别看手机你就能看到我了。点了发送,他就恰好站在太宰治面前了。

喂,太宰。中原中也喊道,他瞥了瞥,正好瞥到太宰治盯着手机屏幕微微弯起的眸子。

太宰治目光换到他身上,一开口声音却有点抖,呀,中也,你来了呀。中原中也敷衍地应着,嗯,嗯,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是说,你怎么了,看起来病怏怏的,像只快要死掉的青花鱼。

太宰治嗤嗤地笑,就像你看到的一样。中原中也无心去解他话中话,安安静静地盯着他。
身边是来往的人潮,而他们就沉默着对视,显得格格不入。太宰治忽的低下身子,揽着他的脖子与他交换了一个吻,没等他吻个尽兴就被推开。

中原中也有点气,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反倒是太宰治先委屈上了,说中也你好凶啊。中原中也这会儿找到气的理由了,一掌拍在太宰治肩上。以后你……你要干什么能不能说一声!他开头几个字吼得很大声,引来了不少目光,后面声音才慢慢低下去。

太宰治答非所问,他轻轻的说,啊中也,其实是因为我感冒了。

哈?!你在说……什么…?!!!!

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

所以想要传染给中也看能不能好的快一点。

中原中也想,这种白痴不如死掉还好一点,对啦,快点死掉啊。

那好啦,已经没有事了,你可以回家继续睡觉了。

中原中也终于按耐不住,拽着他衣领强迫他弯下身子,狠狠咬了一口他的嘴唇。这会儿轮到太宰治诧异了,怎么,中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生病了吗?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推开他,融进了人群里消失不见。

中原中也心不在焉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空的颜色已经逐渐变深了。他觉得头有点发晕,双腿有些发软,使不上劲。

糟糕透了……

他拿出手机,给太宰治发了条信息。

你真是个灾星,我好像真的……病了。

也许这次的休假会很长了,他晕乎乎地回到家,瘫倒在地板上想着。

评论(4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