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抑郁症(2)

*太宰第一人称视角
*日常二刷想看评论

第二天中也踹开了我的门,这个小矮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暴力啊,至少不要随意破坏我家的一部分啊。

那时候我还没睡醒,但平心而论,不管是谁,要是听见那种巨响都会被吓醒的。于是我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渐渐从模糊到清晰的视线里出现了中也那张讨厌但确实好看的脸。明明安静着还挺好看的,一张嘴就让人厌恶。他冲我吼,太宰,白痴,混蛋,起床,之前约好了的。

我揉揉眼,打了个哈欠,谁和你约好了,唔……他挑眉,凑近我的耳朵用不大不小却足以让我难受的音量一字一句的念,你说过,知道了,知道了。难不成你要毁约。我想想,似乎是有这么说过,咦,我说过吗。实在想不起来了。

但我也不能不回话,内心整理整理措辞,同样一字一顿的告诉他,我说知道了,但不代表答应你。好了,中也,我可以再睡一会儿吗,好困。

他一言不发,手上动作却粗暴的很,直截了当地把我从床上,从被窝里拽出来,丢到冰冷的地板上。我哎哟叫唤一声,余光偷偷的瞟着他的脸,暗暗期望着他能有一丝一点的歉意。但是没有,想想也是,如果对象是我就绝不可能,他恨不得我去死吧。

我没办法,只好慢悠悠的换了衣服,慢悠悠的洗漱整理。等我一切就绪,他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歪倒在我的沙发上快要昏睡过去。看来这家伙也很累嘛,何必呢,他多睡一点,晚些来叫我,我也可以多睡一会儿。

为了报之前他吓醒了我的仇,我踮着脚放轻了步子挪过去,在他耳边猛然大喊,中也——!

他反应能力一如既往的好,只是这种时候我反倒希望他是个笨蛋,被我吓到,然后滚下沙发,是最好不过了。但他没有,他倏的睁开眼睛,一巴掌拍在我脸上,声音冰冷冷的,太宰你这傻子,瞎叫唤什么。

好吧,我在他眼中的形象也许比我想象的还要不堪。

这样的小插曲过后,我们就没再怎么说话,保持着诡异的安静的隔阂去了那个抑郁症患者的家。

患者的抑郁症看起来已经很糟糕,他的情绪全写在脸上。满面愁容,微抿着嘴,一副颓废样子。手不安地拽着衣角,欲言又止,断断续续的讲着他的故事。

抑郁症真的是很糟糕的东西。

——嗯。

我也许还没到痛不欲生的地步,但也许差不多了。我想去死,活着真是件令人难受的事。

我听见有人催促我。

——什么?

当我经过一条河,他让我从这儿跳下去,会得到解脱,再也不会不受控制地流泪,莫名其妙的心情低落而厌弃自己。

——嗯……

我……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中原。你可以想象一下吗,如果有人对你说:行了,知道了,但你的意见不好,我们不会用。这样的话,你也许觉得没什么,但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大的伤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我玻璃心,受不得苦,但我就是会觉得,啊,我真是个糟糕的人,根本没什么用嘛,你瞧,我连提个建议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受到他们拒绝的我,会感到难受。而这样的难受,在闲下来的时候千想百想,于是就有了十倍难受,我开始怀疑自己,于是一百倍难受,当我开始下结论:我也许就是个废人,于是我的难受变成了崩溃。

——是这样啊。

……是这样的。我已经说完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让我安静的待一会儿吧……

——嗯,希望你能好起来。

我看见他在说这些话时,脸上隐隐约约有些笑,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他声音颤抖带上哭腔,情绪感染到了我,令我也忍不住有些悲伤。

离开以后,中也垂眸也不知想什么,半晌问了我一句,你觉得怎么样。我听得不太明白,问道,什么怎么样?他说,那个故事。

“故事”。

我听他么说,一瞬间内心充满了悲哀。什么嘛,中也是这样的人。居然只觉得是个故事吗,明明不是啊,他是在陈述内心所想啊,为什么不能理解呢,那样的难受,那样的悲痛,你为什么听不出来呢,中也。

我这样想着,面上却平平淡淡。

你觉得呢?我反问他。他只是抬手扶了扶帽子,阴影遮住大半张脸,我看不实他的表情。我只觉得是个故事。

我的双手在颤抖,无法遏止地颤抖。连他也没办法理解我了。

好吧,我说,既然你这么觉得。

他又不应声,朝前走了几步,踢开路上的一块小石子。你不觉得吗?

我不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回答他,只记得我好像笑了,说,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