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爱情饥渴症

*这篇没有续章☆

*过了一个难得清闲的晚上,好好休息了一把且能算得上是有些文力了

*一个人渣太宰的故事

*前文戳tag,日常一刷想看评论

中原中也冷淡的看着身边喝得酩酊大醉的男人,不知道是该怒骂他堕落好还是怎么做。明明被称作酒徒的是他,而不是这个太宰治。

太宰治酒量虽然不错,但这一杯杯的灌论谁也顶不住,现在轮到他一副颓废样子向中原中也诉苦。

我很想爱上一个人。他如是开头道。

那就爱。中原中也心不在焉地应。

太宰治耳中嗡鸣听不太清外界声响,自顾自的往下说。但是我没办法,……我想,作为一个人渣我很失败,也许我该更狠心一点,拿得起放得下无谓他人心情?

那太糟糕了,我也不想变成那样的人。但是我现在是这样的,拿得起放得下,却不能不顾及小姐们的悲伤。我爱上她,然后厌倦了——换个词也可以,玩腻了——我想放手,可她,像最初那样爱我。这……这我就没办法,我不忍心对她说那些冰冷冷的话,但不说就是我麻烦了。两边都很麻烦,两边都很糟糕。他说着,半睁半闭着眼睛拾起酒瓶又往杯里倒酒,可惜他眼前已经如同万花筒般混乱了,酒液好巧不巧的全撒在杯沿外。

中原中也原本不太在意这男人的苦情史,仅仅是对这种别样的“睡前故事”感点兴趣,和迫于老搭档的所谓情谊,顶多再添些想抓他把柄的恶意。此刻看着他浪费了那良酿却是发自内心的心疼,一把拽过来酒瓶子恶狠狠地威胁他,太宰治,不要喝了,你不能喝了。

太宰治脸颊因为酒精的关系直发红,声音也带着醉意而迷迷糊糊,中也……?不要,给我,就这个晚上,求你。语气中居然带着些委屈和小孩子般撒娇的意味。当然这在中原中也眼中会把缺点放大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他嘴角抽搐了下,哄骗道,你乖,你继续说。

太宰治眼睛直直盯着中原中也,霜寒的感觉那么深,甚至让中原中也有片刻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醉了,或许是假装也说不定。但稍后,太宰治的眼神就柔软了下来,好吧,既然是中也的请求。中原中也挑挑眉,有点想反驳他并不是在请求,但还是安安静静听他继续讲。

太宰治就又开始絮絮叨叨,我一开始是真的,真的很爱她……很奇怪吧,我说这种话。但是事实啊。

我给你讲讲我的心情吧,就像是孩子得到一个新玩具,从刚开始的狂欢若喜爱不释手,到最后的厌烦。

而等你玩腻了这一个,走到商业街的橱窗前又会发现另一个新奇玩意儿,就又想得到它。

这就是我。贪得无厌,喜新厌旧,贪婪的我。

中原中也听他声音慢慢低下去,心情被他感染般也渐渐浮出些失落。霎时两人都沉默了,在吵闹的酒吧中有些格格不入。太宰治却先开口,迷迷蒙蒙的眼神含着一汪深潭,中也,我想和你谈个恋爱。中原中也当时就吓懵了,啊?……容我拒绝,我可不想被你当成物什随意抛弃。太宰治的语气诚诚恳恳不露破绽,没有直接拒绝是说我还有机会吗,中也。中原中也沉默不语,就听他在耳边一声声叫中也。

到最后实在是被烦得不耐,于是中原中也拽着这醉汉的衣领凑至跟前。

四目相对两唇相接。


爱情饥渴症:爱情饥渴症是用来描述一种对爱情极度渴望而又无法获得满足的症状。有这种情感障碍的人有点像嗜酒者那样没完没了地追求所谓的新爱,甚至可以冒家庭破碎的风险,去追求爱情的刺激。心理学家发现,情感饥渴症最易发生在步入中年的男女身上,而男性发生情感饥渴症的概率要高于女性。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