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边缘型人格障碍(续)

*短小到无话可说。

*安静乖巧的。

中原中也最后还是离开了。

在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他轻悄悄的拾了风衣走了。

太宰治醒来习惯性地摸向身边却落了个空,刹那就惊醒惊惶地寻找中原中也的身影。理所当然是找不到了。

他怅然若失了一会儿,心脏的温度从灼热直降到零下。日出的淡金色阳光照射在墙上一片温暖色调,他却叹了口气拉上了窗帘使房间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为什么要走呢,中……原。他虚虚的自言自语道,险些念出中原中也的名,又在将出口时改成了姓氏。他已经理所应当的认为,他一旦离开就不会回来了。

他是被抛弃了。再次。

太宰治鼻尖发酸,他虽看不到自己的脸,但从脸部传来的别扭感觉想来应该是很糟糕的表情吧,也许眼尾都发着红,眼睛半睁半闭,睫毛像是被晨霜打湿一样黏结在一起。

是不是就在这里死去比较好,一身轻松,也不用再去做两厢失望的事情。

他目光斜了斜移到一旁床上,他的枕边。那儿放着中原中也没来得及拿走的颈环。

就这么一个小物什击碎了他最后的一点自尊,他就望着那无人的地方愣愣的,眼泪从眼眶滑落短暂的亲吻他的脸颊,双手无力抱住挽留而摔碎。

窗外天已经大亮了,清晨微凉的空气和阳光相拥,高楼下的行人说说笑笑拥挤吵闹。一整栋楼仅仅剩下一家仍沉溺于黑暗。

再也没有人见到那个身缠绷带,会紧握住玫瑰的尖刺欢笑的男人。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