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边缘型人格障碍

*好梗却被我写砸了

太宰治的成长历程得算得上是命运多舛,半生被“弃子”二字所困。

年幼时他也曾在倾盆而下的大雨中小声呜咽,脸上雨水融着泪水滴落脸颊狠狠砸在脚下的水洼中,溅起一小朵水花。那时候,一个在他眼中比命还重的友人在他面前被枪杀。

自此后他不再与人过多来往,生怕心有不舍留有软肋。他不怕身上病痛如同附骨之疽,偏怕软肋被伤得奄奄一息。

他把痛苦咬碎了混着血喝下肚去,舌尖的苦涩萦绕不去,铁锈味刺得他几乎要呕吐出来,他就死死咬着牙生生忍住。他一人行走,赤足越过一片荆棘地,赤手握上玫瑰的尖刺,掌心血肉模糊有鲜血顺着手腕留下,而他学习保持凉薄的笑容。

他走得久,从海洋这头跨越到另一半地球,无灾无梦无死无生。他身上伤痕斑驳,统统用雪白的绷带掩盖起来,再缠绕上半边眼睛无以见得世间苦痛。

他多凉薄,直到遇见中原中也。

初见时他还感叹,多好看的一个小女孩,只是,帽子是谁挑的。直到中原中也出声训喝他,才蔫蔫的收回目光,心想,嘁,是个小男孩,性格真是糟糕。造化弄人,偏偏他就和这个留着糟糕印象的人成为了搭档,两人都相互嫌弃,都恨不得对方快些死去,却又都不愿对方死在别人手中。

太宰治毕竟血肉之身,心脏也是鲜活赤红一颗,日子久了心生羁绊,对中原中也就起了别样的感情。

中原中也诧异太宰治突如其来的求爱,却也没办法解释内心欢愉,抿抿唇拍拍他的肩膀,好吧那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

太宰治得了好,受了关心,茕茕孑立而泡胀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竟生怕起未到的离别。他莫名其妙起来,每日每夜不厌其烦地问他,中也会不会走。中原中也被他扰得心烦,故而献个吻了事,太宰治就不多问,悻悻侧身睡去。

边缘型人格障碍:此类人格障碍患者在自我形象,心境,行为和人际交往中表现不稳定。病征在成年早期即已显露,但随年龄增长趋于缓和或稳定。患者相信自己由于在童年被剥夺了充分的关爱而感到空虚,愤怒,有权要求抚爱。因此他们无休止地寻求关爱。在精神科和其他各类卫生保健机构中,此类人格障碍最为多见。当边缘性人格障碍患者感到他人的关心时,他们表现得犹如孤独的弃儿,为抑郁,物质滥用,饮食障碍和过去遭受的虐待寻求帮助。但当他们害怕失去别人的关心时,其心境会发生戏剧性改变,往往表现出不适当的,强烈的愤怒。与此同时还伴有对世界,对自身以及对他人看法的彻底转变——从黑到白,从恨到爱。反之亦然。他们的观念永无折中之时。当他们感觉被抛弃时(亦即彻底孤独),他们会自我隔离或极度冲动。有时因为对现实观念的贫乏,他们会表现出精神病样思维的短暂片段,例如偏执性想法和幻觉。/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