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黑暗恐惧症

*瞎写,这篇只写了一个梦。
*日常一刷想看评论,宝贝儿们成全我好不好


中原中也近来常做噩梦,无一例外是深夜入睡时。

他向来浅眠,正值梅雨季节夜里又常伴小雨,雨点儿落在屋檐上啪嗒啪嗒的响。他被扰得心烦,索性拉上被子隔绝外界一切声响。

梦中他睁眼一片朦朦胧胧,丝丝缕缕缠缠绕绕看得不清不楚。他抬手在空气中虚虚挥了挥,盈盈湿气,大抵蒙了雾吧。

他胡乱在一片白茫茫中转悠,奇怪的是,不管往哪边走,走多远,都碰不着障碍物,仿佛一片荒芜之地寸草不生。他耐心终于被耗完,自暴自弃的准备坐下来,眼前却突然一黑,再恢复清明时,俨然是另一副景象。

眼前是一片悬崖,他就坐在离崖角几步远的地方。悬崖下黑漆漆的,谁都不会知道有多深,崖下传来海浪拍打山体的声音,呼啸着狂肆着。

耳畔有踩碎干枯树枝的细小声音,中原中也随着声音望过去,一人正朝着崖角跨出一步,察觉到他的目光,便礼貌的微笑了一下。那笑容,不知怎么形容才好,似乎是疏冷的,却又好像隐含着惨淡。中原中也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总觉得很熟悉啊,这种举动,他想,是谁来着。当他再次抬起头,那人已经慢悠悠挪到了悬崖边上,是仅仅一步就会跌落的距离。

他的目光正对上那人含笑的眸子,那双眼睛是淡淡的琥珀色,仿佛漩涡一般。他猛地想起他的名字,却来不及挽留住他。

他望着他笑了,轻而易举地击溃中原中也心中防线,随后他身体前倾,折翼飞鸟一样摔落,最后只留给中原中也那惊鸿一瞥。

中原中也哑着嗓子大喊的名字还只出口半声,他自己的声音和从崖下传来的叹息以及从远方飘过来的雨声风声回声交融,惊世般使人落泪。

他怅然若失,呆站在原地嘴里无声地念着,太宰,太宰,然后恍恍惚惚连连向前几步,在差些跌落时,空中飘悠悠传一句隔世的问候,中也,保重。

从此他眼前景象黑暗便是太宰治跃下悬崖的样子,惊得他几乎不敢闭眼,更不敢将自己置身于黑暗中。医生说,是黑暗恐惧症。他愁扰,又心觉好笑,堂堂黑手党干部居然会怕黑,说出来真要被笑话了。

于是他伪装成若无其事。不得不说他演技很棒,几月过去居然不曾被发现——在太宰治一天傍晚来打扰他,说想在他家住一晚之前。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