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卡普格拉妄想症(续)

*中也视角第一人称。交换视角

*日常二刷想看评论

我看着眼前米色长风衣的人,他很像太宰,不如说几乎一模一样。但我觉得他不是,他就不是,太宰的眼睛不像他那样盛着惊疑,不如说,太宰的眼睛里是毫无波澜的深潭,他呢,是一颗石子落入水中层层涟漪。

我厉声道,你到底是谁。并非是我多疑,而是他的表现实在太不对劲。太宰可不是会露出这副惊惶模样的人,他向来胸有成竹,我从未见过他狼狈过。面前的人——这样称呼他也稍有些失礼,称作“太宰”好了——开了口,一张嘴就是一副熟识我的样子,中也,你……我打断了他,再次重复了我的问题。开玩笑,我没时间耗在他身上。他的表情稍微有些扭曲,但看起来是想伪装成波澜不惊的样子的,可惜演技是在太差劲了,比不及太宰万分之一的功夫。

我甩手抽出随身携带着的小刀,将刀尖对准了他的喉头,是,我想杀他。这并不是一时兴起,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恶魔,怎么说也不会拿人命当草芥。是他想杀我。

他的情绪波动太大了。我有点心烦,自己下了结论,你不是太宰,我说,你不是。我非常笃定,怎么说也是多年搭档老情人,我对他的了解不比他对我的了解差多少。

他脸上的表情僵硬了片刻,张了张嘴,又抿了唇,欲言又止。我最看不得男人磨磨唧唧,利索一点不行吗。好在他没让我等太久,声音有些颤抖。

中也,你说说看,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我不是太宰。你……说,你说。他这么问我,我也不免深思,对啊,为什么呢,只是因为我认为,所以自顾自的下了结论。这似乎不太符合逻辑。

该死,我是不是被套进他的思维里了。连到我也困扰起来了。

我说,你不是,我觉得你不是。你和他……长的很像,但你是要来杀我的。

这确实是我心中所想了。我紧盯着他鸢色的眸子,观察那里面所流动的每一丝情绪。

紧接着,他说了一长段话:

你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非要我和你厮杀一场?那就得不出结果了,中也。我看得出来,是你想杀我,杀“我”。……你爱太宰,你爱我。

他的声音沙哑,带着莫名其妙的凄凉,但我无法否定,他说的全是对的。

也许是心里所想被人戳中,恼羞成怒吧,我真正起了杀心,并付诸于行动。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但身体无法及时做出反应,虽然避开了致命点,但刀刃锋利,划到肩上破开一条又长又深的口子。他倒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伤口不在他身上一般。

他这副样子更让我生气,狠狠摁住他的头撞向墙,撞击声很响,他也该奄奄一息了。我刻意避开致命点,从背后往他身上刺了一刀,
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不要怪我,是你想杀我。我也同样不会有丝毫愧疚。

他半晌没应声,也许在思索着如何求饶吧,我见多了这种人。

沉默的时间过长,我无心再候,刀尖对准心脏刺下。随着刀刃破开皮肤,他轻声说了一句话,我始料不及。血液流失带走了他的生命,他最后一眼竟看向我,眼里盈满笑意。

他说,我爱你。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