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卡普格拉妄想症

*我又去作了个死。

*你们想我了吗!(没有)

*提前祝中秋快乐

*日常一刷想看评论

*太宰视角第一人称



“你到底是谁。”

他带着警惕和杀意的眼睛望向我时,我的心脏几乎被握紧一般,上下不得,难受得喘不过气。

我说,中也,你……他不给我时间,没有丝毫礼貌地打断我,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我强撑着笑,尽力保持平日的气度,我是太宰,太宰治。我的手摆在身后,双拳紧握,但我不能表现出我的惊惶,他会更怀疑我。

但事实证明,我的伪装非常失败——至少没能达到骗过中也的地步,他一甩手掌中不知何时出现三把闪着寒光的小刀,刀尖无一例外都直直对着我。你不是太宰,他万般肯定地说,你不是。他的坚持和不疑在我眼里可笑的很,我也许应该笑出声来嘲讽他此刻愚昧,但我做不到,我眼睛酸涩似乎要溢出什么来,唇启又闭欲言又止。

我在做最后的挣扎。

中也,你说说看,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我不是太宰。我听到我声音的颤抖,此刻的我表情大概很糟糕吧。你……说,你说。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说,你不是,我觉得你不是。你和他……长的很像,但你是要来杀我的。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尾音下沉一副笃定的样子,他眼里闪着和刀刃一样的寒光,海蓝色的澄澈眼睛里似乎蒙着黑纱虚虚实实看不太清。

你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非要我和你厮杀一场?那就得不出结果了,中也。我看得出来,是你想杀我,杀“我”。……你爱太宰,你爱我。我说了这一长段话,喉咙被火灼烧一样又干又疼,以至于我的声音嘶哑,不仔细听也许都分辨不清吧。

我到底该怎么做,我在心里问,我该如他所想杀了他,还是如他所愿被他杀了?这真是一道送命题。

我甚至来不及衡量一阵子,中也这冲动鬼就一个箭步窜过来刀尖直指我喉头,他动作实在太快,也实在不负他所得的名号。我即使是料到他的攻击也无法全部躲避,不过结果尚好,虽然肩膀处被划破一个口子,好在伤口不算深——不见森森白骨的程度。留着命就好。

他反手过来把我的头摁在墙上,明明身材矮小到底是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我真想不明白。接着他从我背后刺了一刀,伤不致命。我觉得身体好像被开了个洞,血和自来水似的争先恐后往外涌,疼痛迟来了,在一阵头晕目眩后才占据我的意识。

恍惚中我好像听见中也问,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不要怪我,是你想杀我。我也同样不会有丝毫愧疚。

我知道,我当然不怪你,一切只怪你那该死的病吧。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是最了解你的人。我敢打赌,你不一定比我更了解你。我可是陪伴了你那么久,你几次生死一线还是靠我才脱离了死神的怀抱。你不会愧疚,也不用愧疚。你尽管认为是我想杀你吧,一切怪我,你只负责活下去。……真没想到,我一心寻死,最后却死在你手下。从某方面想,似乎也不算很糟。

我心里想了百八十句,出口却仅仅几字——我爱你。或许是我太过于磨磨蹭蹭,使得中也不耐了。刀刃狠狠贯穿我的心脏,刹那间刺痛海水般铺天盖地覆来。我眼前景象渐渐模糊,唯一能做的只是在最后艰难的扭过头看了一眼他的脸。

他真好看。


【卡普格拉妄想症:Capgras delusion卡普格拉妄想症(冒充者综合症)
,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取代了。核心表现是患者认为一个现实的人(多数是亲属)被另外一个人所冒充或取代,这两个人同时都存在,而且长相和其他特征都是一样的,值得注意到是,通过电话联系患者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到(因为听觉信号到边缘系统的线路没有受损)。该症状在临床上比较罕见,一般被解释为精神分裂症患者。该症状出现后患者具有高度的不安全感,较高比例的患者具有暴力倾向。】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