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科塔尔综合症(续)

*二更完成,我果然不擅长写书信体,短小到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

*日常二刷想要评论

致太宰:

展信安。我最终也没有勇气去写那三个字,你说的没错,的确是令人作呕。你的想念我感受到了,不过不太确定它是否货真价实。

关于你的病,我也没辙,毕竟我可不是医生啊,这你不如让你那儿的与谢野医生瞧瞧,再怎么说也比与我倾诉有用的多。你向我说了很多,由此想来,你大概也把我的身份忘的差不多了。我们可不是知心好友,我们是宿敌。

你果然是病重了,如你所诉,我几乎没办法把你的来信整理出一个基本的逻辑来回复,既然这样你可就不要怪我写得断断续续了。

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你应该清楚你的病,你所见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世界当然不会是空荡荡的,有森林有田野,有天空有海洋,有街道有楼房。这个世界是很美的。

这时候我就不吝啬夸奖好了,你也一样,是很美的。

你的头发是黑色微卷的,眼睛是鸢色的——桃花眼,很勾人的,你是很高大的,至少对于我来讲。再不厌其烦的说一遍,我真的很讨厌你的身高,看你还要抬头,实在是太麻烦了。我?我没什么好说的,你能记得我的名字我就该感恩戴德了。

我存在,我当然存在,不然你就不会收到这封回信了。同理,你也是存在的。你可别着急着去死,好歹要告诉我一声。上一次的债你还没还清,我不允许赊账。好了,好了,说实话,你要是真的再悄无声息的走了,我又要等这么久——等不起了,谁的时间都不多,你一样,我也一样。

太宰,我很想见你,看看你现在的糟糕样子,会有多狼狈呢,我想着就能笑出声了。不过我印象里的太宰治可从不会狼狈到哪里去的。你从来都是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就算刚被从水里捞上来也依旧得体,好吧,你永远是这样的。如果你因为这病变得颓靡,我……唉,总也不能打病人吧。

你的猜想,我不得不说,如果是从前的我的话,是完全正确的。你还记得我,也许我该很高兴。

好了,太宰,时候很晚了,我该去睡觉了。你也一样。

祝你能有个好梦,祝你不受病痛折磨。

晚安。

                          于九月十五日晚  中原中也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