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外向孤独症

包括太宰治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太宰治理应是个善于交际,长于交往。一见眉眼弯弯,二见不骄不躁,每个好的词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他是上天的宠儿集万千星辉于一身。

他喜好流连于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酒吧,装模作样点杯鸡尾酒详装作品位甚高实则是勾搭姑娘,不负他生了副好面貌和他的优雅气质,一双桃花眼勾着人心,瞧上眼的没几个跑了的,也算是百发百中。

他属于万人羡恨的那种人,也就是所谓现充。若要是问起他这样做的理由,怕是没有个好答案了。说来奇怪,明是原因内心空虚寂寞,才想尽了法子填补那份缺口,可是越补越大,一颗赤红的心也许已经千疮百孔风干腐蚀了。他表面笑着,谈笑风生,内心却嘶吼着放我出去,不要,我不要呆在这牢笼,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每到无人的夜晚,他蜷在墙角,孤寂翻起巨浪把他吞噬,仿佛一场海啸袭击一座死城,无人反抗,而他是那城市,扎根于地面逃脱不得,只得眼睁睁看着狞笑的水把他淹没。

他惧怕着,痛苦着,带着绝望和悲哀入眠。梦里他站在悬崖前,黑发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暴雨席卷过他身后的树林随后光顾了他。他往前迈出一步,摇摇欲坠。悬崖下有海浪拍击山崖的声音,一声一声仿佛催魂铃。他惨淡的笑了笑,松了劲的身体前倾。他像枯叶那样摔落下悬崖,只留下一声悲戚的叹息。

他即将摔入海中时从梦中惊醒。眼角湿润,眨眨眼睛还淌着泪,他早已习惯这样的噩梦,练就一身风轻云淡,起身换了枕套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看眼前面容憔悴的人。他对着镜子虚虚叹了口气,阖上眼,再睁开仿佛是换了人了。他对着镜子练了个微笑,保持着容光焕发的模样披上米色风衣出了门。

途中遇到故人。那人似乎先发现了他,回身脸上挂着张扬的笑,大喊着,太宰,你今天还是那么欠揍。他心虽不悦,却也捧他场,回给他一个温温柔柔的笑,中也今天也带着很丑的帽子呢。

按照中原中也的性子自然不会忍气吞声,当即便跑过来一掌拍在他肩上,混蛋,你说什么?!他这样厉声逼问。太宰治疼得闷哼一声,却牛头不对马嘴地回道,中也,我说我想你了,你会信吗。中原中也嘲讽的笑他,不会,当然不会,你的话怎么能信。太宰治挑了挑眉,不顾街上人来人往,捧着他的脸俯下身去轻碰了碰他的唇,随后连退两步躲开了中原中也恼羞成怒挥过来的拳头。中也,我说真的,他隔着不知何时涌来的人潮,对中原中也喊,我想你了,晚上要不要来我家——

中原中也听他模模糊糊的声音,隔着人墙努力喊话,不由得有些心软,便应下来,好,好吧,我会去,你可得下来接我——

太宰治低着头,垂眸也不知想什么,小声地说着,好啊,真是,太好了。

说完便转身沿相反方向去了,身影一点点被人群吞没,消失在尽头。

【外向孤独症:外向孤独症,指某些人在日常生活中很善于交际、有很好的人缘,看似“外向”,实则“孤独”,没有可以倾诉内心情感的朋友。外向孤独症与医学上的“孤独症”截然不同。】

*日常二刷想看评论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