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通感症(续|一辆婴儿车)

*一辆觉得甚至用不上简书的婴儿车

太宰治晚上睡得比中原中也晚,起得却比他早,天灰蒙蒙亮了一道白的时候就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

他揉了揉眼睛,呆坐了一会儿等到差不多清醒就转头瞟了眼仍在熟睡的中原中也。他睡姿不如同他本人的狂傲,安安分分像个乖孩子,正正好好的放在胸口或腹部,微张着口小小地呼吸着,纤长的睫毛随着胸口的起伏轻微的有点颤抖,好看得不可方物。

太宰治有意去捣乱,俯身凑近中原中也的脸,轻轻吻住那唇,舌尖轻触他的上颚,用尽他所想去施舍他这个早安吻。中原中也硬是喘不上气来才被惊醒,猛地睁眼就是太宰治一双含笑的桃花眼,诱惑人一般要命。他一掌拍上太宰治的背,是用了狠劲的,疼得他闷哼一声松了嘴耍赖似的翻到中原中也另一边的床上。中原中也打了个哈欠,眼泪都从眼里溢出来,他抬手抹了抹眼睛,骂太宰治白痴,大早上扰人清梦,这天还没大亮,叫他做什么。太宰治浅浅的笑着,前言不搭后语地叨叨着,中也真好看,刚才我看到远方辽阔的海洋,海面泛起巨大的漩涡,像你的眼睛有明艳的美好,它引我进去,于是我进去了。中原中也不屑于他的赞美,他深知这样的情话若于太宰治口中出来是绝不可信的。他于是托腮饶有兴致地瞅着满脸笑意的人,问他,一大早就发情?

他这么问不是没有原因,也不是恶意猜测。想就明白,太宰治这样平日对他恶言恶语的人要是突然不吝夸奖,就是别有所求了。他中原中也除了一副身躯没什么得他意,排除法是个好东西,结果这就出来了。

太宰治果不其然应了声嗯,是中也诱惑我。

中原中也听他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还未发作又被人按着手腕压住,他想着,算了,算了,这时候就不要做毁气氛的事情了,然后果然不再反抗。

太宰治本就高他一大截,压在身上自然不算好受。这次他的动作格外轻柔,对待珍宝一般温柔的去亲吻他的眉眼。

他抱着中原中也坐下去,任着下部被一点点吞吃进去,湿软温热的身体内部紧紧包裹住他,美妙不可言。那双蓝蝶似的眼睛深深刻进他的灵魂,莹润的泪水也仿佛白玉,白皙身躯上斑驳的红痕恍若樱花瓣飘落,他就在这么一片天堂中与他欢爱,连带喘声和抑制不住的哼叫声也成为悦耳的乐章。

待到结束,天已经亮透了,阳光从窗口撒进来,树影遮遮掩掩一片斑驳星星点点。中原中也无力地把下巴搁太宰治肩上,沙哑着声音问,刚才你看到什么。太宰治垂眸思考片刻,嘴角扯了个饶有深意的笑容,声音轻轻悠悠,我已经想不出什么词汇去形容,唯独一句话。他半句话出口偏生要掉中原中也的胃口,停在一半不说。中原中也不去和他较劲,推了推他准备下床去清洗。太宰治却一手揽着他腰把他抱回怀中。我看到了你。他说着,在中原中也额上落了一吻。

‖如果这个月我高产了,那么一定不是我自愿的。
日常一刷想看评论。

评论(2)

热度(58)

  1. 哼哈•半夜鸣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