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味道

骰输产物。

骰子是个好东西大家都要试试,我,就算了。

写得很辣鸡,不知道我哪来的脸发上来的。

umm,诸君我想要评论……可怜巴巴的说。

————————————————

中原中也是在一家小酒吧里认识太宰治的。

那地方狭小,俗气的彩灯高挂着,太过于鲜艳的光芒令人厌恶。耳边男男女女的娇笑声低喘声中原中也统统充耳不闻,一身与环境人群格格不入的衬衫马甲外披一条黑色风衣,头上还带着奇怪的帽子,当然,他自认为是很好看的。

他要了一杯莫吉托——他有自知之明,自然不会明知道酒量不好还偏去点那些酒精浓度高的鸡尾酒。淡淡的酒味透出令人清爽的薄荷香味,他倒是很喜欢这种感觉。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个奇怪的男人,立领风衣,却隐约能从脖颈和手腕处看见缠着一层白色的东西。中原中也眯着眼睛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下了判断:大约是绷带吧。男人进来只是干坐着,既不与那些男女一同耽溺于舞池,也不像他一般安安静静安安分分喝酒。

中原中也心中越发好奇,打量起那男人的脸。侧脸看起来生得颇为俊俏,五官立体,垂着眸那睫毛也纤长得好看,深棕色微卷的头发,想来也许是个翩翩公子吧。大约是盯得久了,男人朝他这边转头,勾着唇角一笑,“先生,有事吗?”中原中也没来由的失措了,慌乱着眨了眨眼睛说:“”啊……没事。请问有幸能认识一下吗?”那男人说,“抱歉,我对男人没兴趣。”中原中也一听这话就气的很,什么,搞得好像谁对谁有兴趣一样。

……好吧,是很有兴趣。

即使有这么一通小闹剧,他们最后也还是认识了。再一段时间的相处,中原中也对他刚开始的好印象全部推翻。什么翩翩公子,青鲭野郎罢了。他们互相都知道,对方厌恶着自己,同等的,自己也厌恶着对方。

正是这样,中原中也才更没有想到,会有太宰治向自己表白的一天。不愧是在情场自由游走的男人,情话一出口真倒能俘获一大群春心初动的小姑娘。他说,为什么我们会相会呢,就像是为彼此而生的一样。中原中也可不是小姑娘,不屑地挑了挑眉毛说,因为巧合啊。太宰治不知不觉靠他很近,在他耳边说,你不懂,那是缘分。不要拒绝我,我们本就该在一起的。

中原中也其实不想拒绝的。

怎么说,也许并不是真的很喜欢这人,但就是因为点什么而不愿离去。他也曾思考过。

答案是在一片很广阔的大海边找到的。那时候,太宰治抱着他,他嗅着他怀里的味道,好喜欢,遗弃不了。他恍然,原来是味道啊,是喜欢他的味道啊。

“你会因为什么而喜欢上一个人?”

大概在那间酒吧初遇的时候就明白了,就是那时候,太宰治身上那种淡淡的,轻柔冰凉又染上悲凉的海风味道,他就是这样迷上他的。

而他,又是喜欢他什么呢?

太宰治听到这问题嗤笑一声愚蠢,又不厌其烦地说着。我喜欢你的眼睛,像大海的颜色,真的很好看。我找不出一个词形容他,只能说我很喜欢。但你不要哭啊,哭起来,泪水朦胧了你眼睛的颜色,就不那么好看了——不过我也喜欢,喜欢的是你。

中原中也听着,听完了就跳起来打他,谁爱哭?!你当我是你那些情人小姑娘!?

太宰治锢住他的手腕往自己怀里一扯,紧紧的抱着他,又低声说着,中也……你可不要忘了我。如果你忘了我,那就是很寂寞的事情了。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在消失之前让你留下伤痕,让你忘不了我。……不过那大概是很白痴的事情。

一语成谶。

终于如他所愿,有那么一天入水成功。中原中也惊觉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已经不在,倒是他的魂在噩梦里纠缠他个不停。于是他总在梦里乞求,不要走,回来,太宰。太宰治却悲凉的笑着说,再见啊中也,真抱歉。他也清楚,再见到他也不过是在梦里了,以后,再也不会有那样带着海风的味道的人拥他入怀了。

真是可悲。中原中也抬手抹掉快要滑出眼眶的泪,明明是厌恶到极致的人现在却怀念到忍不住哭出来了,这样的自己也很讨厌啊。

浑浑噩噩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小心翼翼地把这段回忆藏在心里一个角落,渐渐的回到原先的生活。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他宁愿沉迷在工作里,把亡失的爱人忘掉。

生活总是不如人所愿,当他在一个转角,闻到了一个熟悉的味道,才知道,所谓放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他几乎一颤,蓦然瞪大了眼睛,什么也不管了,就向着那味道传来的方向奔过去。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嘶吼着爱人的名字,越过转角。

不过是一片海啊。

评论(1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