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同居三十题| 1.相拥而眠[社乱]

 

今天没有看到乱步,福泽谕吉有点担心。

 

他敲了敲乱步的门,却没人应答。他心感奇怪,尝试着推了推门。轻轻吱呀一声,门开了。他想,怎么一点都不小心,门都不关。福泽谕吉往屋里走,在角落发现了睡得正熟的乱步。

 

他脸上盖着本书,书名福泽谕吉倒是不关心,没仔细去看。他关心的是乱步。也不知道先前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姿势在读书啊,竟然睡成现在这种样子。头压在手上,手臂靠在胸前,腿也蜷着,整个人就这么团成一团。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在乱步身后的地板上,他躺在阴影里,模糊得很好看。

 

福泽谕吉移开旁边的椅子,坐在乱步旁边,盯着看了一会儿,又把他抱起来,搬到床上。

 

 

从黄昏福泽谕吉把他抱到床上起,乱步一直睡到饭点过了碗筷都收拾好才迷迷糊糊爬起来。福泽谕吉把目光从书上移开,帮着他提了提快要从肩膀滑下来的衬衫。乱步眨了眨眼睛,拽着福泽谕吉的手就靠上去。福泽谕吉垂眸揉了揉他头,手一揽抱着乱步坐到自己身上。乱步头靠在他肩上,安静了一会儿又蹭了蹭把头埋到他胸前。

 

福泽谕吉低头往乱步头顶嗅了嗅,轻轻吻了一下。“乱步,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乱步声音闷闷的:“看书累了而已。”福泽谕吉没有接话,等着乱步的下句。于是沉默了一阵,乱步把头抬起来,在他脸上蹭了蹭:“因为没有人来找我啊……我只能一个人看书。你也不来。”福泽谕吉闭上眼睛任他:“你想我就来找我,怎么自己闷着?”乱步抬眼盯着他闭上的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偷偷往他唇上咬了咬,结果被人强硬地摁住头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气喘吁吁,乱步一口气快要提不上来翻个白眼晕过去,福泽谕吉才放过他,安抚性的亲了亲他的额头。

 

乱步伸手狠狠擦了擦眼睛,声音小小的颤抖着:“好好的你连话都不让我说!你是社长啊……我怎么能老去烦你。我可不是小孩子啊。”颤抖着的声音慢慢地平缓,尾音听起来有点失落。

 

福泽谕吉看着怀里个子小小的人,对啊,他也二十六了,不是小孩子啊。

 

“没关系,你尽管来。”

隐藏着一点笑意的声音,让乱步瞪大了眼睛。他猛地抬头却撞到了福泽谕吉的下巴。于是一人捂着头一人捂着下巴,乱步还眯着眼睛笑得放肆。

 

“咕——”

 

福泽谕吉觉得疼痛消去了点,把乱步重新放回床上:“不饿吗,从下午睡到现在。”

他瞟了一眼挂钟:“九点了。”乱步盘腿坐着,晃了晃头:“饿啊。我想吃红豆大福,社长。”

 

结果还是没有吃成,乱步郁闷地趴在床上含着棒棒糖,歪着头看坐在床边盯着自己发呆的人。福泽谕吉出神得漫无边际,乱步皱着眉头挪过去伸出手在人眼前晃了晃,又抓着他肩膀摇了摇才把他弄回神。“社长,你要睡觉了吗?”乱步一点点挪了回去,又回到盘腿坐着的姿势歪着头盯着他。福泽谕吉说:“你困吗,如果你不睡我就再陪你一会儿吧。”

 

乱步咧了咧嘴,扑过去挂在福泽谕吉身上,“虽然没困,但是社长啊,一起睡吧。”

 

钟声响了十下,黑暗的房间里,两人相拥而眠。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