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日子要长久。

[双黑]现在是凌晨啊

☆复健
☆就,真的是在凌晨写的,困死了
☆意识流注意



太宰治举起相机,镜头里的人却明显在失神。

别发呆啊中也,认真的,速度。

他于是出声唤他。

着什么急啊……现在天都还没亮你就要作妖,真想一脚把你踹到河里。橘发的青年紧皱着眉头,倒也听话的调了调姿势,即刻就换了副自然的表情面对着镜头。

快门咔嚓一声响,太宰治保持着向后仰的滑稽姿势把相机屏幕凑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啧啧两声又将它拿开。中原中也则早松懈了下来,身靠在蓝色围栏上扯松了领带,半垂着眸歇息。此刻听他似是嫌弃的啧了啧也耐不住了,直蹦起来冲他嚷。你啧什么,不满意直说啊!拍的不好是你的错,听到没?!

太宰治竖起食指放到唇边使劲嘘了两声。中也……!现在是凌晨哎,你这么大声很没素质哦。

中原中也听他这么说,虽然还是有些怒意但也将声响压了下去,咬牙切齿的对着太宰治挥拳。却不料快门咔嚓一声,太宰治移开镜头朝他嘻嘻笑。这下中原中也憋不住了,三两步冲到太宰治面前,揪着衣领抬起拳就要打,太宰治忙摆手,说哎哎哎你慢点小心相机。中原中也顿了顿,相机是很贵,他于是松了松手。太宰治就抓着这空当,嗖的溜回屋里,啪,把门锁了。

中原中也猝不及防的就被关在门外,气得几乎想要把门踹开,又顾及邻居的睡眠,只能收了收残局,一掏兜,手机没带。没法,他凑到门边压低声音威胁。太宰治,我数三个数,不开门的话,要么以后你滚出去睡,要么我把你打到出不了门。三,二……

他顿了顿,期待着门能稍微开个缝。可惜没有。

于是他威胁性的锤了锤门,把声音稍微提高了那么一点。……一!太宰治你受死吧!

话音刚落,门像是被念了“芝麻开门”之类的咒语一般,瞬间被打开,太宰治就站在中原中也面前,一副笑脸,在中原中也看来好不恶心。

你现在是来送死的?中原中也扯了个狰狞的笑容,身高差加上地板砖的加成,他仰头看太宰治看得很艰辛。所以他抓着太宰治的肩膀硬生生把他拽了下来,还顺便一扫腿让太宰治跌坐在地上。

整天说死啊死的,不好!太宰治一本正经,还一脸嫌弃。

你他妈有脸说吗?!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恶狠狠的叹了口气之后揪住了他的脸。疼死你。他说。

哎哎哎哎——真的很疼啊不是开玩笑的,要死人了——!太宰治眨了眨眼睛,瞬时泪水溢满了眼眶。

那就如你所愿了,不是正好吗?中原中也暗叹不愧是太宰治啊眼泪说来就来的真厉害,还是说真的有这么疼啊?

太宰治苦着脸,抬手试图将在自己脸上作恶的两只手拿开,结果失败了。这种时候只好卖可怜,于是他声音沉了下去,还带着那么点委屈,颤抖着。可是这样太痛苦了,所以不想……。

可惜中原中也不吃这一套,只是眼皮撑不住,一个劲的往下压,视线也不清了,困意占据了大脑。手理所当然的也跟着一松,商量好了似的,脚也有些站不住。

太宰治看准了就把中原中也往怀里一扯。扯是扯进来了,脸上却也被中原中也无意识的拍了一巴掌。

中也困了,那就睡吧,你介不介意一起?太宰治声音轻轻的,在中原中也耳边响着。

介意……啊。滚……

中原中也快睡着了,眼睛闭得紧紧的,嘴也不想张,但更不想和太宰治一起睡,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委屈自己多说几个字。

可是太宰治没皮没脸的,自作主张的敲定了。好,那就一起睡!

天边渐白,太阳快升起来了。一定会是很美的日出吧。

也一定会有个很好的梦吧。

评论(6)

热度(40)